牛文文:黑马8年,我们的创业主张
2018-12-19 13:59 牛文文 黑马社群大会

牛文文:黑马8年,我们的创业主张

创业家&i黑马讯(曹珂、常皓靖)12月15日,由创业黑马&黑马学院主办的2018黑马社群大会在京举行。今年是创业黑马学院成立8周年,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在大会做了长篇演讲。

他回顾了8年来创业黑马逐渐壮大成为一个有完整体系的创业服务平台的历程,对创业黑马始终坚持的“以产业为根”的价值观做了详细阐述。

他倡议发起“黑马互助基金”,为创业者解除一旦创业失败后的生活负担。

以下为牛文文演讲节选,经i黑马编辑:

亲爱的黑马兄弟们,欢迎回家!感谢10年来各位导师、股东、黑马兄弟们、好朋友们一直支持我。

上周,我看了电影《无名之辈》后一直思考:创业黑马学院成立8周年以来,我们到底代表了一种怎样的力量,应该发出怎样的创业主张?

这8年,黑马成长营从1期走到了18期,每位在座的黑马兄弟都能在毕业照里找到自己的身影。黑马成长营能够办18期,我相信这是一种坚持的力量。

我们与中国许多著名公司联合向创业者开放学习平台。2015年,我们与华为合作开办了华为特训营,很多黑马兄弟跟我一起去华为,感受它的内在力量。我们还走进了腾讯、小米、阿里、京东,也开设了非常多的创业实验室。

我们从北京走向了中国的百城,从中国走到了硅谷、以色列、德国、日本、印度、南极、北极。这8年,黑马的脚步踏过了许多此前没去过的土地。

1

我们的第一课

微信图片_20181216134328

2010年,许多企业家导师为我们开启了第一课,为创业者开启了创始人自我认知的旅途。

2018-12-19,周鸿祎在3Q大战前的5小时给我们上了第一课。他说,“我认为苹果这种以用户体验为杀手锏去干掉强大对手的东西并不是学不来的。我们要瞄准中国所有的用户,即我们所说的‘小白’用户。”这就是老周的精神。

2018-12-19,孙陶然在创业黑马学院的第一课讲了“创业36条军规”。我做梦也没想到,他当时在课上讲的PPT内容,经过一步步完善变成了一本创业畅销书。这是一本简明的国民创业实战教程,至今已发行过四五版,序言写作者也越来越多。

2018-12-19,王石在创业黑马学院的第一课“创业者最终总会离开”上,讲了一句所有人都应铭记的话:“男人都像打出枪膛的子弹,不管出发点多么笔直,最终都会回归到大地上。”当创业者正兴致勃勃走在创业路上时,王石给我们预示了创业终局。

2018-12-19,王文京在创业黑马学院上完课后,有学员问他:您创业18年来,有没有睡不着觉的时候?王文京回答:“我原来经常焦虑失眠,直到有一天,我想明白一件事,我们创业做企业,不过是用更有效率的方式服务社会。”是的,创业者不管最终成败,不管最后能走多远,都不过是用一种更有效率的方式服务社会。

2018-12-19,史玉柱给我们讲,马云潜心研发的秘密武器,就是合伙人制度,这其实是与资本博弈的一种制度安排。现在,我们都已经知道,合伙人制度让阿里变成了一家组织力极强的公司。

2018-12-19,吴晓波在研究过一轮经济低谷后说:“大家做企业会有感觉,一轮赛跑的周期是4-5年,也就是4-5年出现一次弯道。如果都是直道,你很难超越同行,而两个弯道下来,企业规模可以相差8-10倍。”

2018-12-19,李开复说:“中国会出现伟大的公司。一时找不到方向不要紧,顺势而为,总会找到爆发式成长的机会。

的确,从当时到现在,中国已出现了非常多伟大的公司,创新从未停步。可能很多朋友都知道,我2008年与吴晓波打了个赌:马云之后是否还会出现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当时我坚定地相信会有。如果没有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出现,我办什么创业家杂志?做什么创业服务?事实证明,10年来,今日头条、美团、京东都已长成了世界级的公司。

2018-12-19,我尊重的老大哥陈东升讲了一句话:“创业就像当年的革命洪流,浩浩荡荡,有掉队的,有叛变的,有牺牲的,也有坐牢的,但谁也不能阻挡这一场革命的洪流。”一个有家国情怀的知识分子,在那时预见了中国将会出现一场轰轰烈烈的创业革命。我们要感谢创业革命,如果没有这场创业革命,今天中美之间的问题会更大。

我们尊敬的徐小平院长是黑马文化的代言人,他永远保持激情、保持年轻、保持好奇,依然羞涩,依然少年。他对我们提出了一个期望:黑马学院要变成全世界创业研究的先行者和领导者,要把中国的智慧和活力带给世界。

8年前,黑马成长营导师讲的话,至今尚不过时,这些东西是整个黑马知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的初心、力量就来自中国创业者身上生生不息的创业激情。如果不是一代一代人往前走,如果不是一代比一代强,我们的商业世界是灰暗的。 

2

我们走进大公司,我们开设创业实验室

微信图片_20181216134716

除了创业导师的教诲,这8年里我们也系统学习了很多大公司的创业方法。

我们系统学习过华为的方法论。很多人听过田涛、吴春波、彭剑锋、胡彦平等华为顾问们的授课,他们讲的就是华为的奋斗精神和企业人的危机感,华为不断地把奋斗作为一种文化、组织动力。为什么华为做许多产品都很成功,进入每个领域都让旧玩家害怕?正是得益于这种奋斗者的组织力量。

我们系统学习过阿里巴巴的方法论。王坚、曾鸣、刘松、邓康明、陈国环、张霞为很多黑马兄弟上过课。在他们授课的过程中,我们感受到阿里背后组织和文化的力量。

我们开设过黑马京东特训营。刘强东、陈生强、廖建文、李大学给黑马兄弟上过课。

我们学习过58集团。姚劲波、陈小华、段冬都给黑马兄弟授过课。58所代表的是弯腰做苦活、累活的力量,能让我们看见大家看不见的小人物身上的商业力量。

我们还开设过黑马腾讯特训营。我们几乎是第一家走进腾讯的服务平台,张志东、吴宵光、吴军都为黑马兄弟授过课。有一次,我们希望CTO张志东讲技术、讲未来,但没想到他一再讲作为一家大公司,腾讯需要小公司的力量。他讲到腾讯的组织和团队文化,如何让腾讯保持当年的战斗力。他还说,一个创业公司最怕的是制定一个陡直的目标,因为创业一定是一上一下的渐进式前进。

我们还开设过黑马小米特训营,然后我们进入了黑马创业实验室的时代。在座很多人都是实验室导师。黑马创业实验室是一个通过精准的人工智能匹配精准解决问题的产业升级体系,创业者在20个实验室里能够找到辅导老师,找到产业方向,对接到实实在在的学校资源。

吴世春是投资界的早期天使,是建立了自己哲学体系的投资人,也是投资回报最好的投资人之一。他将王阳明心学和创业结合在一起,实验室学员每次都要到王阳明的根据地学习创业心学,体验认知力和心力。吴世春也投了很多黑马学员,他的背后是黑马的文化。

李祝捷投遍了早期的2B创业青年。他投资了找钢网、宜花等多个2B项目,他坚信中国2B领域会像美国一样遍地开花。

在最接地气的消费产业中,王岑和冯卫东非常有理论体系。冯卫东老师的定位品牌课程在线化后,有非常多的听众。

周鸿祎在黑马讲的课最多。他自己出了一本书《颠覆者》,我们实验室的同学也帮他出了一本书《极致产品》。

江南春开设了很多次实验室,每次讲话都很清晰。他常讲分众不走寻常路,和显而易见的真理反着走,讲竞争、定位、管理。

3

我们是产业创业流派

微信图片_20181216134934

以上这么多老师、实战训练体系,我们是不是已经形成了一个创业学派? 我们不止是一个社群,而是一个学派了。

我们像不像产业创业流派?因为在黑马里面,我们最讲产业根基。即便在风口创业最盛的时候,不管是O2O,还是互联网金融、共享经济,我们始终在讲重度垂直。我们要找到一个产业的根,产业重做,要坚持。

我想我们的旗帜上写满了这些东西。我们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流派。

再看看我们自己,看看我们可爱的学员,看看我们的黑马兄弟,看看我们的标签。三搞定(搞定自己、搞定模式、搞定资本)、天派、地派、产业重做、拍砖、撸BP、不装不端有点二……这些词大家在黑马里经常会讲到。

有一次徐小平老师跟我讲,“我收到了几个项目的BP,有人提到自己是重度垂直的创业者,老牛你又发明了一个词。”我们的确发明了很多词。这些标签整合在一起,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我们的营歌名叫《坚持》。中国有多少种产业,黑马就能在多少产业道路上坚守。

一个产业能做多少年?大家都说风口创业,3年?5年?还是7年?7年还不成就放弃,或被放弃、被死亡。大家看看这些人,看看我们这些黑马,大家在一个产业里坚守了多少年。

张珺(尚格会展创始人)做了23年会展,赵浦(十月妈咪创始人)做了21年母婴用品,林琪(荣泰创始人)做了21年按摩椅,杨陵江(1919创始人)卖酒卖了20年,乔冰(乔式台球创始人)做台球桌、办台球赛事20年。

栗浩洋,这个自认为像埃隆•马斯克的人,从昂立教育到现在的乂学教育,做了20年的K12教育,没换过赛道。

盛发强做探路者户外运动产品做了19年。2018年是A股老板“丢掉公司”的一年,但是盛总竟然没有一次质押,现在非常健康。

吴太兵(万兴科技创始人)所在的收费软件领域,市场瞬息万变,尤其是卖给外国人的收费软件。这是多苦的生意,但他做了15年,终于把公司做上了市。

欧蓬(尚德机构创始人),我还没创业的时候就知道他,干了15年终于把公司做到美股上市。

刘亮(在路上创始人),做旅行社一做就是14年。

张浩做K12教育做了13年,从厦门做到上海,再到北京,试遍了所有的模式。

张凌云(掌阅科技创始人)做了10年中文阅读,竟然没融资就上市了。

这些黑马兄弟的名字背后,体现的都是产业的魅力。产业是你的根据地。我们即便丢掉了所有,还有自己的老本行。黑马是一群有根的人,我们的根扎在大地上,我们的脚踩在大地上。我们在一个行业里面耕耘10-20年,不信守不到天亮。

前段时间,联想创投贺志强告诉我,他只投两种创业者:一是懂产业的互联网创业者,二是懂互联网的产业创业者。

最近大家都讲,创业的黄金时代过去了。徐小平老师说,现在是创业的白金时代到来了。

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流派和学派。我们在坚守产业,也在升级产业。我们率先迈出了一步,当你坚守,一定就会升级、变革。

张凌云对于移动阅读有变革。

欧蓬把教育所有的方式、门类都试过了。有一年冬天我去看他,他说为了表达决心,只把在线教育的人留下,非在线教育的人全部搬走。他不断地革命,直到把自己革上市。

吴太兵在坚守的过程中探索模式,从软件做到硬件。

王佳梁(触宝联合创始人兼CEO )在互联网里,一个产品坚持了10年。

还有两个是卖酒的,酒仙网和1919。黑马里面经常一不小心就容纳了一个行业的老大、老二,老三、老四不见了。2012年他们入学的时候,卖酒的人还很多,他们都不算先进。今天酒仙网和1919,差不多是中国卖酒行业的老大和老二,一个是线上,一个是线下,这哥俩儿天天假装吵架。

4

我们的创业主张

微信图片_20181216135125

我们和很多学员和导师,一起走过了很多路,探索了很多东西。接下来,我想代表大家说一说我们这批人的创业主张。

一、产业创业没有风口,我们一步步把它做成风口。

要承认,现在风口创业、消费互联网创业,基本上已经走过了红利期。这是一个产业创业的美丽世界,产业创业的黄金时代刚刚开始。产业创业没有风口,你等不来风口,但是我们不怕。我们把自己做成风口。

二、产业的世界百花齐放,不只是赢家通吃。

大家都讲互联网是赢家通吃,一将功成万骨枯,但是产业创业的世界是百花齐放的,每个人都会成功。教育产业这么大的市场,新东方、好未来这两家百亿美元市值以上的公司加起来也只占了那么一点份额。在产业的赛道上,我们每个人都有成功的机会,不需要害怕别人。

三、每个产业都可以重做一遍,与其跨界颠覆,不如就地升级。

全中国每个产业都可以重做一遍,与其去跨界颠覆别人,不如就地升级。我不相信你在你的产业里都做不出来,进入别的产业就会成功。当所有的APP创业者都找一个细分垂直产业扎下来、颠覆这个产业的时候,我们身在产业的人,应该有志气来就地革命、就地升级我们所在的产业。

四、抬头走进新物理世界,从数字经济到智能经济。

“我们要抬起头来,走进新物理世界。”这是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松说的话。如果说过去10年是数字经济或者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未来将会是智能经济的时代。

刘松还讲到,我们把30亿人连接起来是移动互联网,现在我们要把100亿个物的终端连起来,而且每年还有10倍速的增长。这是个万物互联的时代。

我相信,这个新的物理世界就是产业的世界,只有产业里才有那些产品,才有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而不只是流量或一个APP。

5

供给侧创业,发现并云化被闲置的供给资源

所有的人都在抢用户,都在找用户痛点,都在抓流量、买流量,但是VIPKID和拼多多没有这样做。他们发现并且云化了一种被大规模闲置的供给侧社会资源。供给侧的创业是产业创业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不用去找痛点。

我们的小孩需要外教,这个痛点人人都知道,但是在以前的时代里,只有在北京的菲律宾人教外语。米雯娟把北美的幼儿园老师通过云化搬到了中国,让中国孩子听到了原汁原味的外教课。这是发现了一种闲置的供给资源。

拼多多也一样。商场导购的大妈,退休的做直销的大学老师,这些人在电商来的时候,感觉都已经边缘化了,没想到黄峥把这些人搬到了网上。最后,拼多多在3年时间里杀出来。

所以,当我们做产业创业的时候,不要光盯着需求方,需要盯一盯产业的供给方。那些产业资源,我们能不能发现并且盘活、云化?我认为这是产业创业非常重要的一个方法论。

6

重(chóng)做就是重(zhòng)做,弯腰干脏活累活,习惯旷日持久的琐碎

重(chóng)做就是重(zhòng)做,所有的产业都可以重(chóng)做一遍。没有轻的办法,只能弯腰干苦活、累活,只能忍受旷日持久的琐碎。旷日持久的琐碎是刘强东告诉我的。一个企业家能不能天天干一样的事情,一干就干10年,还能坐在办公室、还能和员工在一起?

很多创业者都希望找到一种新的、激动人心的方式颠覆世界,可是一个做企业的人最大的功夫是做工。你能不能弯腰干苦活、累活,能不能习惯旷日持久的琐碎而不天天看机会?

我们黑马里面有一些兄弟,每两三年不见就换个赛道,最后很难成功。真正成功的人都是能坐得住、重型运营公司的人,而不是那些做轻公司的人。

7

在新领域成功的是有旧手艺的人

微信图片_20181216135341

“新世界来了,可是在新领域里,容易成功的人恰恰是那些有旧手艺的人。”这句话是一位黑马实验室的导师告诉我的,他说,“文文,你发现没有,不管是在互联网金融,还是在共享经济、社交电商里,真正成功的那个团队里,必然有一个人过去做电销、加盟、微商。”我相信我们没必要重新发明汽车,最传统的招儿最管用,我们不过是把它披上一个新的外衣。

那些在传统领域打过硬仗并且打赢的人,往往身上有一种力量。我们不要光想着新领域,不要光想着颠覆。

我就是个有旧手艺的人。我曾一口气做了十几、二十年的媒体,有那种对未来敏感、发现人身上力量的基因。

有一天,百度早期创业元老任旭阳跟我说,“老牛,假如你每年都能发现很多值得投资、未来能长大的小黑马,就不用想模式了。你的模式就是你的基因。”那种基因在我们身上。我们在产业里摸爬滚打多年,那种基因就是我们的手感,是我们摸到一块布料的感觉。这个旧手艺恰恰能够做出大事。

8

小公司更需要组织力,小前台,大中台

关于组织,自打王慧文讲过“除了阿里,互联网公司组织能力都不合格”以后,所有的互联网创业者都在想组织力是什么。黑马里面最讲组织,方向大致清晰,组织充满活力,一个100多人的小公司,也要讲组织问题。

阿里讲“小前台、大中台、富生态”,黑马的很多人都在做中台,我们意识到中台的力量足够强大。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前线厮杀的销售人员身上,而必须把企业的命运掌握在自己和核心团队身上,核心团队最重要的就是赋能。所以,我们黑马好多的兄弟都在做组织,做公司文化、合伙人制度,这些都是组织力。

9

习惯没有大钱的日子,活着就有机会,坚持就是胜利

最后,我想跟大家说,毫无疑问这个寒冬的时间还蛮长的。下午我参加了北京创业板董事长俱乐部的一个活动,一群上市公司老总坐在一起,绝对没有我们这儿欢乐,有些人爆仓了,有些失去了自己创办十几年的公司。冬天一定还会延续比较长的时间,我们得习惯过没有大钱的日子。

自打徐小平老师把天使、VC、投资的人群放大后,我跟徐小平老师一起创办了中国青年天使会。我们那会儿找1000个天使投资人非常困难,现在中国每一个论坛、地方,都有天使投资人。

好像钱永远有,只要我们有一个想法,总能融到钱,我们已经习惯了做一个小的生意,在A轮就融到几千万、1个亿,一年融2-3轮。但是我要说,对于大多数黑马兄弟来讲,这种有大钱、快速融资、多轮融资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不但是中国,美国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因为,整个投资世界已经回到了两个基本的价值观上来:

第一,你有没有底层创新、原始创新?我们不需要你再做流量创新,也不需要你有很多用户。

第二,我们希望看到你有一个规模赢利的现实和未来。

很多的创业公司在上市的时候都要回答这两个问题:你有没有原始创新?你可不可能规模赢利?

我相信,Uber和滴滴是对抓流量、用大钱改变用户行为习惯的创业模式的终结。

我相信,未来的创业应该是在那些基础领域,深度学习、智能制造、生物医药,等等。

我相信,那是一个新物理世界。在那个物理世界里,也许还能融到大钱,但不是巨额亏损还可以一直熬到最后。

我想跟大家说,活着就是胜利,活着就有机会,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10

发起黑马互助基金

微信图片_20181216135523

借着这个日子,我宣布一件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冬天了,我想发起一个黑马互助基金。你们未来找徐小平老师去融资,如果失败了、遇到问题了,你们的家人过不了日子了,你的孩子需要上学,让我们来帮助你吧,让我们一起来帮助大家。在冬天的时候,我们只能互相取暖。

这个想法我是受到了王石的启发。在2003年那一轮经济冬天的时候,王石代表一批中小房地产商,发起了中城联盟基金。他跟我讲,这个基金不是要投资的,而是专门准备中小地产商万一出事之后,解决他的家人怎么过,孩子怎么办、公司如何运营的问题。

今天,无论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无论是互联网还是传统产业,我们都要做好长期过苦日子的准备,这个时候我想做这件事儿。我们黑马里面已经走了好多位兄弟,其中有两位黑马营2期的兄弟在国外潜水的时候猝不及防出事了。这个时候我们想为他们的孩子做一点什么。

所以,我代表我们坐在前排、已经上市的黑马兄弟宣布,我们一起来做一个小小的、能够给黑马兄弟送一点人生温暖的互助基金。

谢谢大家!

附:“我们的主张”

微信图片_20181216135615

i黑马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